注码法大全-如何把冬天碾成肉饼

来源: 联商网 2020-01-09 08:34:18

注码法大全-如何把冬天碾成肉饼

注码法大全,一双红酥手把冬天的早晨磨成齑粉,和油啊盐啊一起融合了团进馅里,下锅的一刹那,舞台明亮起来了,烟花绽开了,一轮红日破釜沉舟,带来无限云蒸霞蔚。

刚出锅的饼烫得捏不住,从左手倒到右手,从右手倒到左手,热气源源不断地往上冒,好像从天灵盖里渗出来的,它不耐烦地催促每一个人,快快快,上班的上班,离婚的离婚,该干啥干啥。

▲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人知道肉饼究竟起源于何时,在每一条脏乱差又活色生香的街道上,每家“宫廷香酥牛肉饼”都自诩系出名门。

有人说这要追溯到玄宗时代那次风月无边的动乱,宫里的厨子不幸堕入滚滚红尘,玄宗吃过的饼和那些宫闱秘史一起,在一口同今天一样嘈杂的油锅里被炸得湿润金黄,末了便在街边凉透了,带着一种迷离伤感的情调,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连肉饼都是这样。

我经过无数个被牛肉饼填充的工作日早晨,从地铁的扶梯里出来,呼吸到的第一口空气就是锋利的油烟,它在茫茫大荒中指引那些饥寒交迫的白领向那口平底锅逆风而行,他们自觉地在锅前排成一队,巴巴地看着,巴巴地将手机放在扫码付款的那一页,锅里面横亘着金光闪闪的肉饼,它们在寒风中均匀地变色成熟,放佛一边呼应着天上那颗逐渐隐没的月亮,一边等待着太阳从黑暗中匍匐升起,照亮他们干涸的嘴唇和温热的电脑。

▲图片来自网络

你还剩多长时间迟到?十分钟以上,那你可以坐下来从容吃饼再喝一碗胡辣汤,还有时间把油纸上的脆皮风卷残云;五分钟?边走边吃;如果还一分钟,快拿着饼滚吧!

一整夜的迟滞和恍然,那些冷的和涩的梦魇,宿醉的欲哭无泪和早起的悔不当初,在一块饼面前化作飞花落雪。

那些被油脂浸透的金黄的部分,轻薄敏感得就像多愁善感的翅膀,一点点手指的触碰和咀嚼的颤动都难以承受,这让人想到那些暮春时节微风一吹就凋谢得惊心动魄的樱花,而饼皮这种易碎的质感是研判一只肉饼是否携带玄宗时代的梦幻基因的标准,真正具有大唐丰神的饼,忌粗糙、忌冷硬、忌冥顽不灵。

一只饼都要讲究兰心蕙质,没错,它难道不应是被手掌揉搓的一抹云霓吗?难道不应该像一本带着热气的旧书,在口腔里迅速破碎焚毁,又迅速地破镜重圆,让这具饥寒交迫的肉体汲取到一种焚书坑儒般的残酷之感吗?

▲图片来自网络

如何来理解肉欲,如何来理解一个饼肉香洋溢却不知所踪,这和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是一个道理。

做饼的不锈钢条案精光四射,一只碗里的红鲜肉馅始终不见少,大葱倒是一遍遍地辞旧迎新,第一口是葱拌面,第二口还是葱拌面,头回吃的人恼羞成怒,这到底是牛肉饼还是葱油饼呢?你千万不要理他,一个凛冽的早晨不适合问出这样的问题,一个辛劳奔波的人断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只要有油就够了,油盘活了一块面,充盈了一张饼,让葱的辛辣喷薄而出,让一层一层的五香粉花椒粉江流婉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三块五,不够一碗汤,不够一瓶水,不够一次摩的的起步价,却让你一路充满了关于肉欲的想象力,三块五,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图片来自网络

像等待雪霁天晴、像等春暖的雨丝风片,像一个暗夜等一个白天,像身在万州的陕西汉子杨归厚望穿秋水地等待一个快递,他不禁想起上年度的流行诗“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那是在820年前后,大约是冬季,一个叫白居易的寄件人从忠州寄出一箱自制宫廷肉饼,他深情地写道:“胡麻饼样学京都,面脆油香新出炉,寄与饥馋杨大使,尝香得似辅兴无。”(出自《寄胡麻饼与杨万州》)

作者:北帝

媒体工作者

微信:meiguanlive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